兰子 LANDE

且听风吟:

如果有来生,要做一棵树,
站成永恒。没有悲欢的姿势,
一半在尘土里安详,一半在风里飞扬;
一半洒落荫凉,一半沐浴阳光。

如果有来生,要化成一阵风,
一瞬间也能成为永恒。一半在雨里洒脱,
一半在春光里旅行;

如果有来生,要做一只鸟,
飞越永恒,没有迷途的苦恼。
东方有火红的希望,南方有温暖的巢床,
向西逐退残阳,向北唤醒芬芳    ……三毛

姜辞枝:

澍先生:

昌都 | 回忆有时候就像画卷,一页一页的翻开,让人想起那个冬天那次出行。其实那并不算是旅行,只是在工作中偶遇到了一次寺庙的活动,在路途中停了几次车休息,用手中当时的入门单反得到了今天看起来有点儿意思的画面,藏东圣地,昌都以北,回忆起一个特别冷的冬季。

萌萌的诗者:

我的前半生

已成过往

几乎已成一个谜

不知,要趟过多少岁月

才能寻觅到一处静地

将疲惫的灵魂安放

琐碎的日子

把光阴摔成多瓣

一片片的拼凑,呈一幅画面

祭奠那流逝的过往

风裹着云彩,到处招摇

云的彩妆被撕扯的

千疮百孔

雨滴儿散落

打湿了一段美好时光

淋透了孤寂的心房

静静的打磨时光的影子

用晨起的彩云

制一件御寒的衣裳

在红尘里打坐,给心灵寻一份安详





以戒为师42:

如果一个人顺顺当当的,就没有内涵的魅力。


一个人平平稳稳的,他就没有一种经历过像梅花傲雪一样昂然挺立的气质,犹如温室里的花,永远是苍白无力的,温室里的花是长不大的,是苍白无力的,而在山上的青松,它经过风浪雪霜之后,【它有底蕴,它能承受这个度量】师父

双草诗词:

【天人菊】

秋风萧瑟惹花凋,无奈天人妒菊娆。

一种蛮生任野性,不输姿态不输娇。

双草诗词:

“春风不费纤毫力,拂掠枝头便有香”。

最好时机来谷地,何妨情意为花长。